《雙層公寓》木村花22歲自殺過世!不敵網路霸凌,IG說再見不到10小時,事務所證實「死訊」

《雙層公寓》木村花22歲自殺過世!不敵網路霸凌,IG說再見不到10小時,事務所證實「死訊」

Trendy 人氣熱話
ByBonni on 23 May 2020

《雙層公寓》的木村花,在今日(23日)下午被所屬經紀公司 Stardom 宣布:「木村花確定離世,正與家屬討論後許事項。」並沒有多說詳細原因,小花的這舉動也讓粉絲想當心疼。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木村花(HANA)(@hanadayo0903)分享的貼文 張貼

昨天晚上,小花才在 Instagram 限時動態頻繁互動,並上傳多張「血淋淋」的照片,表示許多酸民都要她「去死」、「消失」,認為自己是不被愛的人,另外也像自己所養的愛貓與母親表達感謝,現在看來小花當時應該已經做足了準備了。

Stardom
Photo from Stardom

Instagram 發文不到 10 小時,經紀公司 Stardom 就宣佈木村花選手已過世,也請大家對家屬抱持尊重,將會低調處理後續事項,也謝謝粉絲支持木村花。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木村花(HANA)(@hanadayo0903)分享的貼文 張貼

小花在《雙層公寓》的個性較為直爽,所以時常與其他人發生口角,但卻也能用開朗的個性化解!根據粉絲的推判,小花會選擇自殺,也許是因為近期疫情的關係職業摔角工作停擺外,新的一期節目中(還沒有中文譯版)她明顯脾氣暴躁,所以被網友留言惡評,心力交瘁的她無力招架。

Netflix
Photo from Netflix

目前 Netflix 方面還沒有決定是否繼續播出,同期演出的參加者也並未表態這件事,等到有最新消息會再跟各位讀者更新的。

#《台灣女生日常》提醒您:自殺不能解決問題,給自己一次機會。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192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更多相關文章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作者林奕含離世3週年 回顧過往創痛:「這個故事折磨、摧毀了我的一生。」

28 Apr 2020

出身醫生世家的台灣新生代女作家林奕含在2017年4月27日,因不堪長久以來抑鬱症與多項心理上的折磨,在家中自縊身亡,得年26歲。而在林奕含死亡的背後,則是她多年來受到狼師誘姦、性虐待、脅迫而留下嚴重的心理創傷,也因嚴重的抑鬱,所以文學成為了林奕含唯一的抒發管道。在選擇離世前,林奕含將自己受到的種種痛苦,以化名、半自傳的方式寫下了長篇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以細膩的心思寫下了一個少女愛上誘姦犯的故事,引起各界深思「性教育」對於孩童、青少年的重要性。而今年4月27日則是林奕含離開的第3年,讓我們一起來回顧這個令人心疼、心碎的女孩曾希望的:「我想要成為可以實質上幫助精神病去汙名化的那種人。

 

新生代女作家林奕含在生前接受採訪時表示:「《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個故事折磨、摧毀了我的一生。」回顧《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在台灣當時引起檢方告發補教業藝名為陳星、陳藝、陳興的名師「陳國星」,他因涉嫌強制性交罪,而引發各界痛批是「狼師」,但卻因「罪證不足」、「無當事人證詞」而未能證明陳國星有妨害青少女性自主的犯行,最終獲不起訴處分。據說陳國星之後前往大陸教書,林奕含最終想要獲得的「正義」並沒有真正得到。V編回顧由林奕含的好友「美美」在Facebook粉絲專頁「奕含の美美」分享的一則當年林奕含與老公「B」的婚禮時的致詞,當中提到她「想要做一個『新』人」。也針對「精神病去污名化」有著期盼。

 

 

林奕含:「我從高中二年級大概十六七歲的時候就得了重度憂鬱症。準確一點來說是,我從高中二年級開始了我與重度憂鬱症共生的人生,後來遇到了一些事情又在這上面加上了PTSD所謂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重鬱症這件事情,它很像是失去一條腿或者是失去一雙眼睛。人人都會告訴你說:『你只要去聽音樂啊、你只要去爬山啊、你去散心啦、你跟朋友聊聊天啊』!但我知道不是那樣的......我失去了快樂這個能力,就像有人失去了他的眼睛然後再也拿不回來一樣。但與其說是快樂,說得更準確一點就是熱情。我失去了吃東西的熱情、我失去了與人交際的熱情、以致於到最後我失去了對生命的熱情。

 

 

廣告
廣告

奕含の美美
Photo from 奕含の美美

林奕含:「有些症狀是或許你們比較可以想像的,我常常會哭泣,然後脾氣變得非常暴躁,然後我會自殘。另外一些是你們或許沒有辦法想像的......我會幻覺、我會幻聽、我會解離,然後我自殺很多次、進過加護病房或是精神病房。在我休學前那一陣子,我常常發作解離。所謂的解離呢,以前的人會叫它精神分裂,現在有一個比較優雅的名字叫做思覺失調,但我更喜歡用柏拉圖的一句話來敘述它:就是靈肉對立!因為我肉體受到的創痛太大了,以致於我的靈魂要離開我的身體,我才能活下去。

 

FB@林奕含
Photo from [email protected]林奕含

 

林奕含:「我第一次解離是在我19歲的時候,我永遠都記得,我站在離我的住所不遠的大馬路上好像突然醒了過來。好像那時候正下著滂沱大雨、我好像被大雨給淋醒了一樣,我低頭看看自己,我的衣著很整齊,甚至彷彿打扮過,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出的門、去了哪裡、又做了些什麼。對我來說,解離的經驗是比吃一百顆普拿疼,然後被推進去加護病房裡面洗胃還要痛苦的一個經驗。

 

FB@林奕含
Photo from [email protected]林奕含

林奕含:「這個社會對精神疾患者的想像是什麼?或我們說得難聽一點,這個社會對精神疾患者的期待是什麼?是不是我今天衣衫襤褸然後口齒不清、然後60天沒有洗澡去找他,他就會相信我真的有精神病?又或者他覺得精神病根本不是病呢?請設想一下今天你有一個晚輩他得了白血病,你絕對不會跟他說:『欸我早就跟你講,你不要跟有得白血病的人來往不然你自己也會得白血病』不會這樣說吧?你也不會跟他說:『我跟你講都是你意志力不夠你的抗壓性太低,所以你才會得白血病』你也不會跟他說:『你為什麼要一直去注意你的白血球呢?你看你的手指甲不是長得好好的嗎?為什麼要一直去想白血球呢?』你也絕對不會這樣說:『為什麼大家的白血球都可以乖乖的?你的白血球就是不乖呢?要白血球乖乖的很難嗎?』這些話聽起來多麼地荒謬,可是這些就是我這麼多年來聽到最多的一些話。

 

FB@林奕含
Photo from [email protected]林奕含

 

林奕含:「新人這個詞出自新約聖經,是使徒保羅叫耶穌基督為 New Man。所以我在想......如果今天我是新人,如果我可以是新人、如果我可以成為新人、如果我可以成為一個新的人、那麼我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我想要成為一個對他人的痛苦有更多的想像力的人、我想要成為可以告訴那些恨不得得精神病的孩子們這種願望是不對的的那種人、我想要成為可以讓無論有錢或沒有錢的人都毫無顧忌地去看病的那種人、我想要成為可以實質上幫助精神病去汙名化的那種人。

FB@林奕含
Photo from [email protected]林奕含

 

 

林奕含:「書出版後我被冠上成功之類的字眼,但我仍然覺得自己是一個廢物。因為書裡的李國華仍在執業,我走在路上還能看到他的招牌,他並沒有死,也不會死,這樣的事情仍然在發生,所以沒什麼成不成功。」而在林奕含離世前一天最後發表的短文《石頭之愛》中,林奕含由衷坦言:「做什麼美人、千金、天才,我只想健健康康地愛人,健健康康地被愛。

 

 

FB@林奕含
Photo from [email protected]林奕含

-

By 台灣女生日常編輯部

追蹤IG帳號:girlstyle.tw 

Share to Facebook